“京东金融”改名“京东数科”,这才是真实的京东金融梦

日期:2019-04-24 01:13:57 作者:杏鑫娱乐新闻网 浏览:106 次

Fintech圈子里最近最热闹的事莫过于京东金融改名“京东数科”了,随着京东金融将官方微博、头条、抖音都更名为“京东数科”,不少舆论认为这是从2017年开始的金融科技行业“去金融化”的一个必然的、标志性的事件,同时顺带酸一下京东金融“老路玩不转了”。

事实上,关于“金融科技”各方的定义本就不一样,要不要接触资金资产,还是做纯技术输出服务一直都有争论,所以金融科技“去金融化”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太站得住脚。

京东金融在大佬、创业者环伺的市场中一直都比较另类,不太遵循常规金融科技公司的套路。去年,陈生强就搞出过“B2B2C”的金融科技模式概括,后来“让金融回归金融,让科技回归科技”一度成为圈内名言。

这次的改名,似乎也并不是去金融化那么简单。“京东数科”的改名里,京东金融业务或又在探寻不一样的发展路径。

从 “卖地”、“收租”到 “渔夫”

互联网大佬常常在同一个领域撞车,模式总是会有所区别。支付宝高调杀入小程序,但与微信的流量模式不同,走得多是商业场景;早前的百度 “智能小程序”又玩出全移动端开放的玩法。

金融科技也是如此,非同质化也给了竞争者不一样的机会,中小创业者因此得以生存。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,或是在强化这种差异化,以谋求更大的竞争机会。

1、依靠C端赚利差的时代基本已经过去

互联网大佬做金融科技的优势最大的莫过于流量了。支付宝虽然是蚂蚁金服的一部分,但整个蚂蚁金服的余额宝、招财宝等子板块都在吸取支付宝及背后的阿里电商流量。

流量的好处是可以低成本收割,不用费太多功夫就能“财源滚滚”,因此早期金融科技喜好在C端赚取利差,例如余额宝通过互联网流量将小笔资金汇聚成超大额资金,获得面对银行的议价权获得较高的存款收益率,将其中一部分返回给用户,剩下的由归自己(根据官方数据,投资银行存款占比92%)。

其他诸如蚂蚁借呗/花呗、腾讯微粒贷、百度有钱花等等金融科技产品,虽然盈利模式不同,但都是围绕流量作中间业务。

这些收入的实现,本质上都是一种“寄生”,自身没有价值创造和增长。这意味着,它们的兴衰的真正原因和监管关系不太大,而是随整个金融市场而变化,缺乏主动权。

例如余额宝的收益眼看越来越低,但官方一直缄默。在利差这件事上,留给民营金融科技公司的流量收割窗口已然过去。

2、“卖地”、“收租”成主流金融科技服务模式

所以,去金融化并不主要源自监管的逼迫,而是由行业过去玩法所决定的自然而然的走向。

对外提供解决方案输出成为金融科技公司的着力点,其目的和价值,也绝非规避监管风险,而是技术输出不是掮客业务,能够创造真正的价值,从而主动性更强。

这种价值创造聚焦在B端,本质上都是陈生强定义的B2B2C模式,目前玩法各有不同:

A、卖地:以百度金融(现在叫度小满)为代表,其特征是做把手头的资源和技术作底层打包,以基础设施的方式一次性卖给B端用户,获得收益,类似云服务里的IaaS。

例如,度小满云帆开放平台布局了消费金融多条产品线,包括“满易贷”、“尊享贷”、“小期贷”等,场景覆盖日常消费、医美、教育等,根据金融机构用户的借款需求进行匹配提供信贷服务。这些东西都是成型的产品,百度把自己的客户资源、风控资源打包卖给了金融机构,之后的使用可能更多靠B端的“自由发挥”。

B、收租:以蚂蚁金服为代表,其特征是并不完整输出成品,而是设置好条条框框照要求进行操作,靠资源供给“收租”,类似云服务里的PaaS。

例如,蚂蚁金服开放平台提供的是一项项具体的服务(类似租赁配套),向商家开放支付能力、电子发票、营销能力等,向金融机构开放中间件开发、云资源运维、数据运营等能力(本质上是给予如何操作业务的规则),从而获取合作收益,这是既定玩法下的收租行为。

3、“京东数科”似乎在走“渔夫”模式

卖地可看作一次性出让,盈利能力要看“地皮”是不是值这个价,百度金融在产品上的不足或成了它的软肋,类似有产品能力不足问题的飞贷、品钛之类创业者都选择了收租的模式,出租能力设定规则。



上一篇:上一篇:黑猫投诉:京东故意不发货,限制买家账户
下一篇:下一篇:苏宁快消商户大会召开 开出2019赋能小目标